平均每5分钟,就有一个账号成交

海量优质账号资源,平台担保交易

快手没有:鄙视链的轰炸中,坐拥4亿用户的小镇青年

今日号源推荐

Today the relevant source recommendation

伍壹快手网  > 交易百科 > 快手没有:鄙视链的轰炸中,坐拥4亿用户的小镇青年

快手没有:鄙视链的轰炸中,坐拥4亿用户的小镇青年

发布时间:2022-07-30 发布者:伍壹快手网 阅读量:30次

2013年,在晨兴创投合伙人张飞的帮助下,苏华带着兄弟,在五道口结识了来自“大城市”铁岭的程以晓。

被称为“天通园的张小龙”的程一晓,2011年在天通园创作了GIF快手,这是一款可以将图片转成动画的软件,主要在微博上传播。他正在考虑把它变成社交软件。

两人都处于瓶颈期,见面时间很晚,从吃晚饭一直聊到半夜1:00。 “我们有着相似的价值观,也很容易相互理解;我们的技能和经验非常不同,而且相辅相成。”

他们决定做中国最好的视频社交软件,以苏华为CEO,程以晓为首席产品官,“做一个可以记录和分享生活记忆的社交产品”。

在他们的愿景中,这将是一家低调内敛的公司:面向普通人,不以明星为中心,不受欢迎。

“我希望用户关心的是 快手 上自然生成的内容,而不是我们平台支持和推广的内容。”

因此,快手 没有产品经理,甚至没有内容编辑。相反,推荐的权力交给了后端算法。 2016年下半年之前,快手没有做任何广告。

一群程序员已经这样做了三年。 2016年已经有4亿快手用户,覆盖了中国近1/3的人口。

您可以了解苏华的创业历程。

“这么低吗?”

面对媒体,快手CEO苏华指着APP里的一张男人给爱人洗脚的照片问道。但小城镇的年轻人被鞭炮打倒裤子,农村家庭主妇吃生猪肉的视频显然更熟悉。

互不干涉、人人平等、不给用户贴标签,曾经是苏华引以为豪的作风。

D轮获得3.5亿投资后,一切悄然改变。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的高端写字楼里快手,有很多快手的展位。在《跑男》等热门综艺节目中,“人生没有起起落落”随处可见。

在鄙视链的轰炸下,拥有4亿用户的小镇青年能否完成反击?

1

“快手 到处都是怪人”不公平。

现在,当我打开应用程序时,大部分视频都涉及跳舞、唱歌和宠物。 “吃播”依旧是流量,但食物不再是仙人掌或灯管。

据推测,快手增强了对内容的“过滤”。

快手大名鼎鼎的东北大夏夏大伯和夏大婶坐在餐桌旁,他们身后的家光鲜亮丽,一派安静的小镇生活。

夏叔用筷子夹起一条鱼干,在镜头前伸开,吃了起来。夏阿姨捡起花生,嚼了起来。

超过 10 秒的视频每集最多有 200,000 次观看。老两口笑得灿烂,似乎印证了苏华那句“美不美?”

让人们平等地记录和展示自己的生活,这是苏华的初衷。他坚持快手不应该干涉,让用户自然生产内容,不打标签,不宣传网红,甚至不做广告。

快手很快就被三四线城镇和农村的用户占领。他们中的一些人想要更多的关注,希望改变他们的命运。

因此,有人表演生吃大肠,吞食冰椒,吃虫子和玻璃;有些人十秒钟就喝了两瓶啤酒;纹身的青少年排着队呼吸烟圈; ”。

八九岁的孩子模仿大人抽烟喝酒撩妹子,视频都是妈妈拍的。瘦弱的乡下人将点燃的鞭炮塞进裤裆,“噼里啪啦”的一声摔倒在地……

苏华在五道口办公室加班时,看到了X博士的“虐底故事”,揭露了快手的混乱局面。他曾想过和作者聊一聊,但后来放弃了。

这是快手遇到的第一个危机公关,但苏华说自己“情绪稳定”。

他们专门检查了后台数据,用户数没有波动。 快手一位员工在知乎透露,在X博士、梁山慈善诈骗等负面事件发生后,公司内部并没有外界想象中的混乱。

“该检查了,该盖章了,该加强审查了,加强审查,按步骤办。”

也许,快手 的批评者和它的主流用户处于两个平行的世界。

随后,苏华开始接受一波又一波的采访。他向外界解释:“快手用户分布与中国网民相同,快手是中国社会的投影。”

在记者笔下,苏华有着老实的程序员形象,甚至还有点小可爱——圆脸,一反常态的眼镜,爱看代码,不上微博朋友圈,属于五道口宇宙顶级宅男居中。

他热衷于向每一位记者展示快手界面,并指出X博士只挑出了数千万视频中的一小部分。

2

苏华也是一个小镇上的年轻人。 1982年出生于山水青山的湘西人沉从文笔下。

在他生命的前 18 年里,他住在深山里。小时候不能吃肉,过年只能吃一斤瓜子,所以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吃到100块钱的肉串。

这是他上大学后第一次坐火车路过华北平原,他惊叹:“我们头顶上有多少山,这么大又平的土地可以种庄稼。 "

互联网和编程为苏华打开了另一个世界。他从 12 岁开始自学编程,是当地第一个拥有计算机的孩子。他考上了清华大学,先后在谷歌和百度任职,完成了人们口中的逆袭。

他后来选择创业,但网络视频广告项目因为筹不到钱而结束。移动搜索和推荐引擎的项目也匆匆结束。

2013年,在晨兴创投合伙人张飞的帮助下,苏华带着兄弟,在五道口结识了来自“大城市”铁岭的程以晓。

被称为“天通园的张小龙”的程一晓,2011年在天通园创作了GIF快手,这是一款可以将图片转成动画的软件,主要在微博上传播。他正在考虑把它变成社交软件。

两人都处于瓶颈期,见面时间很晚,从吃晚饭一直聊到半夜1:00。 “我们有着相似的价值观快手,也很容易相互理解;我们的技能和经验非常不同,而且相辅相成。”

他们决定做中国最好的视频社交软件,以苏华为CEO,程以晓为首席产品官,“做一个可以记录和分享生活记忆的社交产品”。

在他们的愿景中,这将是一家低调内敛的公司:面向普通人,不以明星为中心,不受欢迎。

“我希望用户关心的是 快手 上自然生成的内容,而不是我们平台支持和推广的内容。”

因此,快手 没有产品经理,甚至没有内容编辑。相反,推荐的权力交给了后端算法。 2016年下半年之前,快手没有做任何广告。

一群程序员已经这样做了三年。 2016年已经有4亿快手用户,覆盖了中国近1/3的人口。

但这个庞然大物仍然像隐藏在水下的冰山。

让苏华没想到的是,当快手出现在主流眼中,却被贴上了“牛鬼蛇”和农村残酷故事的标签。

2016年6月9日,X博士的插画文章震惊了主流媒体和精英。他们试图找到一个角度来分析魔法村庄的世界。

有媒体人回老家调查,得出的结论是:这并不奇怪,只是一个低级用户动了两个人的残酷玩弄、肉笑话、眼球的流行。 快手 的人刚刚起来。

然而,“中国数以千万计的智障人快手占一半”的难听说法仍然在互联网上流传。

3

面对嘲笑和质疑,苏华总是温柔。

他只是告诉媒体​​他不喜欢人们用 Low 来描述 快手 用户。他更喜欢称他们为普通人。

“我们觉得普通人真的需要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,不管是在二、三线城市还是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,他们不只是去某个平台,看网红明星,只是为了展示自己。”

他称自己和程以潇为普通人。他们最喜欢的是五道口家做多年的米粉,现在每周都去吃一次。

有人明白“快手用户与中国互联网分布一致”的深意:不是快手低,而是中国网民整体素质低。

随着互联网社区的发展,快手 的风格也在发展。

就像他住了十多年的五道口,十多年前杂草丛生,地铁也被堵住了。宇宙中心”。

他曾将快手比作一家煮出最好米饭的餐厅,“我们不会为白米饭做一个漂亮的介绍。我们不会在街上为我们的米饭大喊大叫。”

可是现在,快手也开始“尖叫”了。一二线城市的地铁公交站台、电梯口,广告铺天盖地,大手笔赞助综艺节目。仿佛农村包围了城市,告别了土、低的标签。

从鄙视链的低端升级并不总是那么容易。

有人嘲讽:“快手你为什么认为我是它的潜在用户?我做错了什么!”有自媒体质疑快手这轮广告“怕是浪费”。

有分析人士称,快手面临商业变现和资金压力。曾有网友调侃大金莲子山寨手机在快手上卖得更好。

一如快手人气MC天佑被传代言中高端车,舆论一片哗然。随后有人澄清,汽车品牌一直偏爱余文乐这样的港台艺人。

这样一来,快手的改造就可以试一试了。

当快手的用户数快速增长时,苏华向一位时尚人士请教,“如何吸引白领入驻快手”。

但看了对方的手机后,他自言自语道:“看来真的是孤立无援啊。”

内容申明:伍壹快手网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,转载请带出处,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51kuaishou.cn/show-14-259.html

网站账号买卖优势

Account trading advantage